成都车展
行摄

沙漠的骄阳晒化了我虚假的外壳 怂见天日

字号+ 作者:亚历山大超级流浪 来源:亚历山大超级流浪狗公众 2019-04-30 18:01

此刻正值午时
我背着三十公斤的背囊
站在戈壁与沙漠的交汇地带
被头顶上焦炭般的烈日慷慨的沐浴着
亚洲腹地旅行记
贴着身子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,但一阵干风袭过,似乎又能瞬间烘干。
露在外面的肌肤被糊上了薄薄的一层沙土,可惜起不到防晒的作用,肩膀处传来了晒伤的疼痛感。
大脑的转速明显下降,恍惚中只想找处阴凉,扔下这压的浑身酸痛的背包。
每走一公里就会有1600个(1公里差不多1600步)放弃的念头。
不得不说,走进了属于自己的炼狱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在新疆的这片荒漠,远离海洋,山脉将季风几乎全部拦截。这是风与烈日的地盘,他们互相配合着两班倒,其他天气很难与之抗衡。
此季频繁的东北狂风卷起沙土向空中扬去,飞行高度最高可达海拔三千多米。彻彻底底将这里打造成了一处“混沌”世界,别说辨别方向,要不是地心引力的提醒,上下都要分辨不清了。
狂风肆意的炫耀着它“愚公移山”的本领,但移的这并不是一座山,而是世界上第二大流动性沙漠,被称为死亡之海的 —— 塔克拉玛干沙漠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最初决定踏上这片荒漠,可能是因为瑞士探险家斯文·赫定的那本《亚洲腹地旅行记》,其中一段记录的是1895年春天,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惊险历程。
在他的描绘中沙漠是妖娆、奇幻、包容的,另一面又是暴怒、无情、凶狠的。那次险途几乎全军覆没,最终只有三人走出沙漠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一百多年后的今天,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已不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儿了。沙漠中坐落着一座座油田,金钱铺开了贯穿沙漠的南北公路,驾车几个小时就能完成,在百年前这似乎如登月般神奇。
如果有保障团队,选对季节,徒步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最长轴腹地N39°线,也无太多危险可言。但无补给的自力穿越,以现在的科技似乎还无法实现,除非自己背着钻井队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对于我这种连菜驴水平都达不到流浪狗,穿越沙漠这种奢望,睡梦中都未实现过。
但是能以沙漠公路为基点,不偏离太远,利用几公里间隔的水井房补充水源,五百多公里路,也许不难实现。
但这成功的基础依旧建立在强大的脚力、坚定的决心以及细致的筹划之上的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我站在镜前,凝视着自己,之前走过的艰难险途一一在脑海中重现。在朋友们的掌声中,头顶桂冠。
顿时剑指这次沙漠之旅,好似容易到再跨一步,沙漠尽头的绿洲便能踩在脚下。
怀揣这份当时认为是自信的自负,终踏上沙漠之旅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第一站先到达大城市乌鲁木齐作为中转,这座现代化城市给我最大的印象:凡是过马路基本要钻地下通道。
全民健身在这里得到完美诠释,街上基本看不到腿脚不利索的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之后搭上了开往库尔勒市的火车。其中穿越天山一段时,窗外的景色与青藏铁路通过那曲段的景色有些相似。
草原配上远处的雪山,与之前戈壁形成了强烈的反差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人们说新疆有着你能想到各种景致。在这屈屈几百公里就会产生共鸣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傍晚时分,到达天山南麓的的库尔勒市,这座新疆第二大城市由于“年轻有为”,展现出极其现代化的一面,道路规划比起第一大的那座城要合理的多。
只是这漫天的黄沙提醒着你,塔克拉玛干越来越近了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晚上入住一家青年旅社,这破旧筒子楼在这新兴城市中定算是一处古宅了。
里面的设施更是古朴,不知是睡过几手的床单撒发着霉味儿。
唯一一个被浸泡的公共厕所,配套的是手动冲水系统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还有与厕所同处一屋的洗澡间更是骚气,站在隔离粪坑的三合板上,看着周遭历史的屎迹,索性放弃了这难得的鱼水之欢的机会。
半夜同屋的一番吞云吐雾,更是将这青旅的“古典招待所”式主题发挥到了极致。
只是这40元的床费与主题极为不符,就当花钱买了个吐槽的素材吧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第二天一辆公交车将我载离市区,我沿着依附在G314高速旁的老国道,向轮南镇行进。
太阳依旧埋藏在浮沉之中,撒发着微弱的白光,就像一张裹烤鸭的荷叶饼。
右手边光秃秃的天山支脉也时隐时现,透着无尽荒凉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老国道年久失修,通常走这条路的都是几公里内短程的车,经过几位热情的司机的搭乘,终进入沙漠公路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
狭义的是指轮台至民丰的这条
1995年贯通,全长566公里
目前是世界最长的贯穿流动沙漠的公路
最早因开采石油和天然气而建
亚洲腹地旅行记
从轮台零公里处到塔里木河一段,还是人类活动聚集地,饭店、超市、生活区以及在塔里木河附近种植棉花的农场。
我刻意避开了这一段,一直到达塔里木河,灌满了7升水,才真正的扣上了背包带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第一天错过了中午的高温,虽然汗流浃背,但倒是能应付的过来。
走了几个小时,暮色将近,便在离公路几百米处的胡杨林中扎营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胡杨是一种极其坚韧的生物,在6000多万年前就在地球上存在。
为了在这极旱的荒漠中生存下去,拥有庞大的根系,可扎到地下10米深处吸收水分,而且不受碱水的伤害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民间相传着句老话:胡杨千年不死,死后千年不倒,倒后千年不腐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虽然过于夸张,(实际树龄在二百年左右)但可见人们对于这种植物所展现的坚韧,是极为崇拜的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温度随着夜色的降临,慢慢凉爽了。蚊子大军却寻味儿而来,吓得我早早的钻了帐篷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但早晨的如厕却怎么也躲不过去,几分钟内,雪白的屁股上便留下了累累硕果。
但我依然憧憬着这次旅行,直到...
亚洲腹地旅行记
亚洲腹地旅行记
第二天九点多拔营,开始了新一天的征程,我和公路保持着一公里以内的距离。
形态各异的胡杨从身边掠过,为这另类的精致依然保持着兴奋的状态。
直到十二点多,烈日真正的挂在了头顶,没有沙尘的遮挡时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这次出发前拖延症再次发作,致使春风席卷着沙尘和热浪早我一步到达这里。
三十多年的经验,自知对炎热的脆弱抵抗力。而塔克拉玛干沙漠夏季地表温度最高可达70~80度,目前最高估计在40~50度。
来此之前,心底虽有恐惧,但毛羽未丰的我依然认为可飞过这片不毛之地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此刻已经是文章最开始提到的情形了。虽然频繁的补水,但明显感觉到两腿犯软,两眼犯晕,大脑的工作的频率越来越慢。
赶忙找到一处完整的阴凉扔下包,躺了下来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大大小小的几队蚂蚁在我身上如履平地,还有蜱虫也来凑着热闹。
但此时我们似乎都是沦落的难民,来此寻找庇护所,竟有种同命相惜的包容。就这样半睡半醒,在一种恍惚的状态下度过了四个小时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待太阳西斜,身上才有了些活力,到了该做决定的时刻了。在此之前已经有无数个放弃的理由在耳边飘过。
如果每天都是这种状态,坚持下去已经成为了不可能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回忆起最近半年时间,一直躲在家闭门修炼,自认为离成仙仅一步之遥,殊不知魂魄早已在红尘中默默浮沉。
每天在席梦思与办公椅间游离着,肌肉渐渐松弛,意志力被磨灭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舒适安逸的生活环境总是扩张着欲望的围度,自律也在软绵绵的一坨烂肉下逐步被瓦解。
本以为口袋里的钞票能满足愈加膨胀的欲望,居然也是假象。从乌鲁木齐出发的火车上,四百多块钱的余额,算过三遍才勉强接受。
在过去这绝对不会成为惶恐不安的因素,但目前飘忽不定的“目的地”已无法坦荡的面对如此的境遇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手上的《一个孤独散步者的遐想》换成了“来了老弟!”的短视频;在孤寂荒原下遥望日落时的慷慨激昂,变成了灯红酒绿下被麻痹的虚假欢愉。
思想慢慢在这种“无养”状态下反而生了锈,初心也就跟着退了色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被朋友频繁称赞过往生活,加上心志不定,就容易掉下了迷失的漩涡。从而虚荣愈加膨胀,大到足够成为一种遮挡时,精神与肉体的退化便在这种不知觉中自然的完成了。
随波逐流的状态无法支撑哪怕最简单的游历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躺在塔克拉玛干沙漠决定放弃时,突然可以用客观的姿态来旁观自己的状态时,全部就清晰了起来。
亚洲腹地旅行记
之后无奈拖着忐忑的心情,走向公路。在路边又站了许久,想找出继续下去的理由,但最终又被放弃的借口一一推翻。
或许认怂也是人生历练中的重要一课吧。

联系作者 了解更多精彩内容
相关文章